black for a reason

David's Testimony

Tuesday, January 17, 2006

A Testimony by David Tao (陶喆), taken from 基甸博客@blogbus.



陶喆自白——亲爱的上帝(Dear God)


口述:陶喆 采访:汤晓晶 日期:2002/9/24


  去年九一一事件,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,比我所想象的还大。发生后的几个礼拜中,我只把它看成一个很大的恐怖行动,而且也刚好发生在美国。那时我每天看新闻,注意所有的消息,当时的感觉实在是太震撼了,让我无法思考它的意义。

  过了一个月左右,我一个人在录音室里弹琴,也没有特别要写歌,就只是抱着吉他在弹。那时,我反复弹我经常弹的三个和弦,其实是很平常的,也没有什么企图要写歌,大约弹了十分多钟,我就开始哭了,那时我才发现,在那一剎那,我把一个月之内的心情消化了,在那一刻里,都释放出来。

  当时,我开始去想,我为什么要继续做唱片?我为什么要继续做音乐?做艺人的意义是什么?生命这么珍贵,生命也是这么的脆弱,九一一事件里那些人的生命在一剎那、一个钟头内全部改变。加上之前,我每次回台湾看到新闻报导里,那些暴力事件,不禁思想,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?上帝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;也开始去想,是不是上帝在惩罚我们?心中开始有很多疑问,并且想,我可以做什么?我可以做什么来改变一些事情?

  九一一的震撼

  当时,刚好我在做专辑,我一直在想,我应该做一些事情。所以,我把我想说的、想做的放在音乐里面。我做音乐一直都是要传达一个信息,就是“爱和希望”。而这次的专辑,因着九一一的缘故,我特别要去说一些事情、做一些事情。

  我觉得信息是有力量的,我也觉得它会有人听。就像一个牧师讲道,可以有一千人听他讲道,而最后呼召的时候,只有两个人举手要信耶稣,这样其实就够了,因为有两个人听懂了,而我做音乐也是这样子,能够有多少人买我的专辑,有多少人收到那个信息,我不晓得。可能那个人只是觉得好好听,可能会有些人说,我听到了当中我想要传达的信息。

  神的礼物

  其实,在这次专辑的签名会中,让我最感动的是,听到一些人说“谢谢你,你的音乐给我很多的感动,你的音乐给我很多的力量”,因为我觉得这是神给我们的。

  《亲爱的上帝(Dear God)》这首歌,是我唱了十分钟写出来的,是专辑上的第三首歌。我觉得这是上帝给我的礼物,而神给我这个礼物不只是要我好好的保管,神给我这个礼物,说你还要再去送给大家,我觉得这就是我想传达的信息。

  《亲爱的上帝(Dear God)》这首歌不是我坐在那里企图要写一首讲九一一事件的歌,想说出我的故事,说出我的感动。它其实是很莫名奇妙就降下来,我一开口,它就出来了,从头到尾就出来了,如果这不是神的礼物,那是什么?

  一直都在想,能够透过音乐做什么事情,除了只是做音乐,给大家快乐、娱乐之外,音乐不应只是这样。我一直在思考,当然这当中有很多考量,如音乐的大环境,尤其是台湾的流行音乐,其实能够做的东西是满狭窄的,而做音乐的人都要不断地突破,不一定是突破自己,而是去突破、挑战这个环境。

  在我的第一张或第二张专辑,我都有试图去做一些不同的东西,不是说透过音乐去传福音、传道,而是用音乐去让人觉得有希望、有爱,当然这是跟我的信仰很有关系的,圣经中教导我们的就是“爱(Love)”,比如说第二条诫命是爱人如己,所以,基督教跟其它宗教不一样的是,它教导我们“爱(Love)”及“和平(Peace)”,教导我们不要对这个世界放弃,我们不要只是活在这个世界而已,而是要去影响、去做一些事情。

  因为我从小念基督教学校的关系,这些就变成我的一部份,对我影响很大。我做的每一件事情、每一个动机都会回到上帝面前,思想如何用音乐传达神的爱。

  有爱才有希望


  所以,这张专辑不是要荣耀我,而是要去荣耀神的爱、信心及希望,不管你是不是基督徒,你听这些歌时,希望你可以得到这些信息,这是我最重要要传达的。

  做一个基督徒,我觉得最重要的,是要让别人可以感动,让别人接受到要传达的讯息,我们不能只是去传道,而是要去做,要有行动。我们看耶稣讲好多的故事、比喻,但是更重要的是耶稣也做很多事情,改变很多人,因为他们看见了。所以,身为一个基督徒,我们要用行动去表达我的信仰,要去做,而不是只是说一些大道理,而是去做、去影响别人。

  我小时候就念基督教的学校,其实那时候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因为圣经是一本很复杂的书,对一个小孩来说很难了解,而信仰是要自己去体会的。诗篇廿三篇对我来说一直是很重要的经文,人都是到最脆弱、最沮丧、最低潮的时候才会需要神,需要上帝的的光。而最奇妙的是,在那个时候你祷告,上帝就会出现,而他怎么出现,要自己去感受,他不像对摩西一样出现焚烧的荆棘,而是用其它很有能力的方式出现,是自己要去体会。

  当我遇到难处的时候,我都会去祷告,跟上帝祷告要先求心里充满很多的爱,因为心里有爱的时候,才会看见上帝在跟你说话,也才会听到上帝跟你讲话。我觉得上帝给我最大的礼物,不是做音乐的那个礼物,而是他让我有一个充满希望的一颗心,因为有希望,就有爱,有爱就会有希望。没有爱,不可能有希望。

  U2的启发

  神真的从来没有离开过我。在九一一之前,我为这张专辑祷告说,上帝,求你给我一个方向,你要我做什么样的专辑,坦白地说,我不是做福音专辑,但是我为什么要做这张专辑?而我做出来的专辑会不会感动人?而会不会感动人就在于它是不是一个很真实的东西,因为只有真实的东西才感动人,假的东西可以骗人,但是它不能感动人。

  所以,我经常跟上帝祷告这件事,我跟上帝说,我不要求要得第一名,或是要写很好听的歌,而要求神给我很清楚的头脑做我的音乐。后来九一一发生了,过没多久,突然,所有的环节就清楚了,我明白为什么要做出这张专辑。

  去年年底,美国的葛莱美奖颁奖典礼,那时其实我每天都很焦虑,每天都在做音乐很烦,并不想去看一个葛莱美奖颁奖的节目,而在最后一剎那,我心里说,看一下吧!啪,一打开电视,是U2上台领奖,我觉得是上帝要我在那一剎那打开电视看到U2的,因为我看到了四个充满了爱及希望的男人上台去领奖,他们象征的不是流行文化,他们象征的不是最红的团体,他们是几个四十几岁、已经过时的老男人,尤其在流行音乐界。他们是音乐的革命分子,而在二○○一年,他们还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讲?他们有,而且他们说的话全世界都听到了,那就是爱、平安、希望。

  上帝让我看到一些事情,这些人在做一些事情,他们不是只是说,而是真的作一些事情,所以上帝会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出现。

  神微小的声音


  而过没多久,我去作礼拜,牧师就读了马太福音第廿五章14-30节,它的中文是才干的比喻。我听了这个比喻后,我发现这是上帝给我的恩赐(礼物),不是我天生就有。我不是要用这个恩赐(礼物)去荣耀自己,而是用这个恩赐(礼物)去做一些事情;我觉得一路下来,上帝在对我说话,他用很微小的声音说,大卫(David)我给你三个点,九一一事件敲醒了我,然后我看到U2领奖,过了几个礼拜,听到牧师讲道,三件事情,神给了我答案。

  柳丁是一个台湾满独特的水果,美国没有柳丁。对我来说,柳丁是象征台湾,可能不仅是台湾,而是亚洲华人的地区,这些地区充满很多很灰色的东西,这首歌是充满批判性的,但是背后还是有很多的希望、很多的爱。

  “黑色柳丁”就是在这个黑暗的地方去传递爱及希望。为什么要花时间去批评?对于九一一这样的事情,当我打开电视的时候,难道我不生气吗?难道我是一个基督徒我就不生气吗?但是最重要的是当生完气后,我们要如何使它变成一种爱、一种希望,我们的武器不是枪,我们的武器是爱。

  而圣经里,耶稣讲了很多,真的是很有力量,而这个世界需要上帝的力量,当听完这个专辑后,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知道,我们要有更多的爱,不能再自私了。

  对于有些人争议《讨厌红楼梦》这首歌的MTV中,出现四个和尚的角色,我必须要在此解释:《讨厌红楼梦》这首歌是描写《红楼梦》里的情节,象征中国古代女性受到传统观念中的束缚:因为是以小说《红楼梦》作为背景,所以,导演便以和尚的角色来呈现。对于整部MTV的拍摄及呈现手法,我并没有参与太多的意见,请大家谅解。

  我在美国的教会是一间双语的教会,最近我都参加英文的聚会,当中的会友都是华人,而牧师是个美国人,他太太是中国人。通常,我都只是去作礼拜,平常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参与服事,我希望今后可以跟教会一起办一些活动。但是,我觉得有满多的教会跟非基督徒的生活脱节了,因为有些基督徒会变得很教条,会让很多未信主的人受不了,我也希望我能够去做中间连结的工作,因为人家看我不是一个牧师,同时大家也知道我是个基督徒,我一直希望可以做这样的工作,我们要做的是去接触那些未信主的人。

  祷告是奇妙的经历

  我觉得,我从没有想过要离开神,但“就”是离开神了,不是“想要离开”,是不知不觉就离开了,就迷失了。这个世界上的诱惑非常的多,尤其是在我的行业里,不是你想离开,还是你不想离开,因为上帝每天没有念我,也没有骂我……他也没有在注意我。所以,一不留神,就开始陷入到世界里面,就会比较忽略属灵的东西,就会比较少祷告、比较少跟神讲话。

  祷告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,如果你每天都跟神分享一些东西,你就会发现他真的在听,他也会在每一天中,让你看见很多的事情,信耶稣是要主动,不是被动,不是说我每天躺在那边,神就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你要主动去追求,你主动,上帝就会主动,你不敲门,他不会开门。

  另一半要爱主


  所以,我常常是迷失的,但我也常在寻找。有时候,我觉得我跟上帝很亲近,有时候我会觉得我跟上帝很远,每个人都会挣扎,因为我们并不完全,我们是罪人。我们有很多的罪,我们都在争战,我们也希望我们可以像耶稣,我们也不要觉得不配,但是就是要去做。

  感情的事情我都交给上帝,我将来会娶谁,我都交给上帝。我会希望她是基督徒,就算她不是,我会希望她会因为我而认识上帝,然后,我们的交往,我们的婚姻都是神所祝福的,我觉得这真的很重要。虽然,我不是一个每天要传道的人,但是我必须要知道我的女朋友或太太她是一个爱主的人,而且我们在信仰上可以分享,彼此有影响。我看到一些基督徒家庭、有神在婚姻中掌权的家庭,他们都好快乐,非常甜蜜。

  对于对象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条件,我对上帝没有什么要求,你给我什么我就接受。上帝给我麻烦,我就接受,因为他要让我在麻烦中学习。所以,上帝要给我的配偶,我挡都挡不住,她出现,就出现,而我要做的就是祷告、等候。

  家中第一个接触信仰

  我和我爸爸在信仰上是互相影响的,我爸爸比我晚接触到基督教,一开始我先接触基督教,因为我从小在基督教的学校念书,大约是五、六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信仰,而我妈妈是天主教徒,当时我爸爸并没有任何信仰。

  后来,因为我奶奶过世。奶奶是基督徒,奶奶过世的时候,在她的圣经里留了几句话给我爸,奶奶留了很多的东西给爸爸,最重要的是那本圣经。因此,奶奶过世之后,爸爸就开始读圣经,我跟我爸爸的关系就开始变得很亲近,之前我跟我爸的感情并没有那么的好,因为我爸很忙,忙拍戏啊之类的事。

  我奶奶的过世让我和我爸更亲近,那时我大概是十一、二岁。我奶奶过世时,我知道我爸非常沮丧、非常大的打击,我就常常会找一些经文,跟我爸分享。我不会念中文,我只会看英文的部分,我就翻给我爸看,他就会去翻中文的来看,他那段时间得到很多的力量、很多的启示,所以我爸爸就信主了。就像孙越叔叔一样,我爸从来没有跟孙叔叔传道,他只是说:“老孙啊,你看看这本书,很重要啊!”孙叔叔就说:“不要看啦,这是什么啦,不好看。”其实,信仰就是这样的,要自己去体会,当你感觉到神在你身边的时候,那种力量是最大的,比起身边有一百个人给你催眠、传教,都更有用的,当你感受到神的时候就是这样子。

  我爸那时感受到了,拿到我奶奶的圣经,奶奶写了满多东西的,我爸看了就很感动,所以就信主了,我们常常分享,当时我爸在个性上、对很多事情的看法,有很大的改变。

  我以前念很多心理学和哲学的东西,这些东西是跟信仰有很多冲突的,很多时候这些理论会让你觉得都是假的,因为信仰很多时候并不合逻辑,但是信仰本来就不是可以用逻辑推理的,它是要用信心,如果没有信心,你就没有办法做基督徒,因为你要相信、你要信主,虽然你看不到,但是你要相信,那是一种信心,但是在信仰中也有很多的真实应证。

  持续祷告


  当遇到许多的不明白,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,我要做的就是祷告,上帝一定会给你答案。如果答案不能满足你的话,你就会混淆、怀疑,这时候就要继续祷告,祷告得很清楚为止。诗篇廿三篇中说“我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”,这几句话真的充满力量,每次念这个经文,我就觉得很平安、很有力量。这个经文对我非常重要,有些东西是无法辩论、解释的,如果有人要跟我辩论,我说对不起,你不信,我不会强迫你去信,这是你自己要去体会的。我信我得到这个祝福,我只可以跟你分享我的祝福,其它的要自己去体会,我不会强迫别人也要信。

  有一次,在一个签名会里,一个歌迷过来跟我说:“因为你的音乐,我认识了上帝,信了耶稣。”当时,我真的呆掉了,因为我不觉得我自己很厉害,我只觉得上帝透过我做了这些音乐,感动了人,还让他认识了耶稣。我觉得这就是上帝要我们做的事情。

  耶稣会怎么做?

  基督徒有很多种,有高的、矮的、胖的、瘦的、黑的、白的,也有艺人,有很多的基督徒都是一样的,也会软弱、也会难过、也会开心、也喜欢出去玩、也会被世界的东西诱惑,当别人看见,他还是努力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,别人也会被感动,他们也会想,那我也该做一些事情。

  我不会刻意说我是基督徒,但是我不会隐瞒我是基督徒,当别人问我的时候,我会说我是基督徒,也会分享神在我生命里作的事情,但是,我们真的要用做的,活出一个模范,很多时候我会想,耶稣会怎么做,而不只是耶稣说了什么。


陶喆的人生观 搜狐娱乐 2005年07月07日

写了这么多特别的歌,陶喆的感谢全献给神,出生于戏剧长青树陶大伟与京剧名伶王复蓉的演艺之家,陶喆的才华很早就被父母发现,但现在,陶喆说:“是上帝要我做音乐!”虔诚的基督教信仰,让 陶喆在人生路上不迷失,经常在星期日上教堂礼拜时,听讲道听出感触来,解决许多生活上的疑惑,尤其911之后,陶哲更希望能用音乐让世界变得更好,这种悲天悯人的大爱,使陶喆的神情庄严起来,音乐,只是“上帝的工具”,陶喆,只是传递音乐 的使者,“我想要把爱和希望,用音乐传达给每一个人!” “艺人的光环很短暂,但我随时准备好可以破产。”

陶喆从13岁开始,就有丰富的“职场经验”,因为陶大伟不发零用钱的家规,让陶喆到餐厅洗盘子、教小朋友英文赚零用钱,甚至长大后,还当过美国的警察,对照现在在台湾走红的程度,的确有很大的不同,陶喆认为,人生就像坐云霄飞车,会爬升,也会跌下来,所以随时都要做好准备。如果真的回到过去的生活,难道陶喆不会难受吗?他笑笑说:“乐观和希望是我最大的优点!”回到最初的穷困或许一时难过,但陶喆还是虔诚地相信:“上帝会再给我另一扇窗。”




Read more!

Labels:




0 Comments (Post a Comment)

Links to this post ( Create a Link)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